左目

严重的CP洁癖。谢绝抱文抱图,谢绝转载。如果我在文章名后加了[坑],那基本上就没有更新的可能性了,请新观众不要跳。

完完全全的私设,两条世界线的救世主的结局
beast.藤丸立香
被黑泥淹没后升上陆地的存在,曾经的人类爱全部转化成了人类恶,一件件消失的曾所拥有之物撕裂了她的心,吞下去的天之公牛让她拥有了尖利的角,崩坏的魔术回路狰狞而张狂。
ruler.藤丸立香
循规蹈矩的活着,死去。她的功绩不能被人知晓,曾一同战斗的伙伴也不会记忆。她是普通人,孤独的战斗中,她不是“英雄”,却站在了英灵座上,用与生前毫无二致的笑容,继续拯救他人。

突如其来的脑洞,写不写随缘

时间二十世纪。 被当权以剪发即叛乱即无德为理由,判决杀头的女权运动带头人言和。
海外留学归来,为革命运动提供很多文学支持,却因为拒绝剪辫子被打成资本主义叛乱分子的乐正龙牙。
两个人在狱中的狱友(?)情。
“你会后悔自己的决定吗?”
“才不会呢,要是以后不会有女孩子再因为剪头发被杀头,那死多少次我都无所谓哦。”
“你为什么不听他们的呢?这下多少功绩都没了。”
“要是这点事情都不能自己决定,那革命就只是换个压迫者罢了。”
人类的自由是前人用血泪换来的,忍耐不能换来任何东西,前人牺牲自己换来的自由,没有什么理由要再交出去。

心情负能的时候写东西最好了,然后因为心情负能就全是be……

我这个人其实特别绝情,想要离开就会谁也不告诉的一个人走了。
说“想走”其实我还是不想走,但是呢,我说出来了,他们尊重了我,我不觉得尊重呢,我想他们挽留我啊,尊重我?在我看来,是我没用了,不重要了,厌恶了,走了,也没什么呢,对吧?

但是说了想走却没人挽留我真是,好失落啊。原来真的是没有问题的啊,因为已经没人想我留下来了。虽然早就有了预感,还真的是好难受。

说是想走还拖拖拉拉的真不是我风格,毕竟我这人说长情也绝情,下定决心想走了,是删稿删号麻溜搞完什么都不会说呢。走了还留下点什么,才不是我呢。

我竟然忘了,我这个人有多烂。

在这个同性真爱,骨科永恒的二次元,想萌一个非兄妹姐弟的BG找同好怎么这么难

我应该找个洁癖群的,然而现在洁癖简直珍稀生物,这年头洁癖可没杂食高贵

牢骚

要是哪天我喜欢的全变成抄袭得来的就好了,我就可以安心退二次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