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目

严重的CP洁癖。谢绝抱文抱图,谢绝转载。如果我在文章名后加了[坑],那基本上就没有更新的可能性了,请新观众不要跳。

突如其来的脑洞,写不写随缘

时间二十世纪。 被当权以剪发即叛乱即无德为理由,判决杀头的女权运动带头人言和。
海外留学归来,为革命运动提供很多文学支持,却因为拒绝剪辫子被打成资本主义叛乱分子的乐正龙牙。
两个人在狱中的狱友(?)情。
“你会后悔自己的决定吗?”
“才不会呢,要是以后不会有女孩子再因为剪头发被杀头,那死多少次我都无所谓哦。”
“你为什么不听他们的呢?这下多少功绩都没了。”
“要是这点事情都不能自己决定,那革命就只是换个压迫者罢了。”
人类的自由是前人用血泪换来的,忍耐不能换来任何东西,前人牺牲自己换来的自由,没有什么理由要再交出去。

心情负能的时候写东西最好了,然后因为心情负能就全是be……

我这个人其实特别绝情,想要离开就会谁也不告诉的一个人走了。
说“想走”其实我还是不想走,但是呢,我说出来了,他们尊重了我,我不觉得尊重呢,我想他们挽留我啊,尊重我?在我看来,是我没用了,不重要了,厌恶了,走了,也没什么呢,对吧?

但是说了想走却没人挽留我真是,好失落啊。原来真的是没有问题的啊,因为已经没人想我留下来了。虽然早就有了预感,还真的是好难受。

说是想走还拖拖拉拉的真不是我风格,毕竟我这人说长情也绝情,下定决心想走了,是删稿删号麻溜搞完什么都不会说呢。走了还留下点什么,才不是我呢。

我竟然忘了,我这个人有多烂。

在这个同性真爱,骨科永恒的二次元,想萌一个非兄妹姐弟的BG找同好怎么这么难

我应该找个洁癖群的,然而现在洁癖简直珍稀生物,这年头洁癖可没杂食高贵

牢骚

要是哪天我喜欢的全变成抄袭得来的就好了,我就可以安心退二次元了。

龙言随笔二号

         言和还是去了婚礼现场,音乐教父乐正龙牙和古典舞蹈家墨清弦的婚礼。
         琴和舞鞋,当真郎才女貌,万众瞩目。
         而她踏着红色高跟鞋踩着淡黄色百合走进来时,时间突然停滞了一瞬,在她坐下时才重新开始转动。
         几家请到现场的媒体交换着眼神,悄悄盯着她。
         歌坛天后的一举一动都能带动话题。
         更何况她和他当年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场,闹得整个娱乐圈为之震动。爱得张狂,爱得疯癫。不少人为他们的爱震惊。那时候,人们不理解他们的爱,但没人敢怀疑他们承包对方余生的狂妄。
        结婚当天,婚礼大厅,前任撞上现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荒唐。

        新人走到这一桌。
       都是多年的好朋友之间没什么好客套的,新娘招呼着闺蜜团,捧着玫瑰,握着戒指。
      乐正龙牙问落后几步的她:“你过得还好吗?”
      言和回答衣装革履的他:“我很好哦”
      “豆子还好吗”
      “很好,前两天才找了个小女友,天天不着家。”
       豆子是他们养的博美,是分手时候他们唯一没有决定处理掉的东西。到今年,也是条老狗了。
  
       你以为时间还有很多,但其实时间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   捧花直直地落进她的怀里,玫瑰是新摘的,上面还还挂着露珠。
      人们哄笑着打闹着。墨清弦挂着笑,这个性子柔软的女人到了这个年纪心肠依然软的不行。善良得太碍眼了。
      乐正龙牙也在看她,那个笑容看着好熟悉,像她告白时候的笑,像她任性要公开关系的时候的笑,像她坚持生日要旅行时候的笑,像她提出要养宠物时候的笑,也像,她说分手时候的笑。
      新人交握的手上是一模一样的戒指,漂亮,合适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门当户对。

      那束代表“幸福”的花还是被塞进了垃圾桶。女人踢开鞋子把自己摔进床。
      狗窝并里面没有温度,在几个星期前,豆子在每周惯例到对街检查身体的时候,被一辆跑车碾压过身体。救治无效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 她终于甩开了所有的过去。
       她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告白,为什么要说“我们在一起吧”。
       她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提出分手,为什么要说“我们结束吧”。
       她只记得,那个人从来不会反驳自己,从始至终都回应了她,都答应了她。
      她对着镜子做出手枪的手势。
     “你完了。”